沉衣

    仲夏的阳光伴着微风散碎在翠色层叠的灌木丛间,如有数不清的精灵在风中垂目理翼。而石阶就在此间螺旋而下,由光昼渐入凉沁的朗夜,由午间小憩时迷离不清如光如荫的幻,不觉地步入这阶旋之下,清明于夜的逻辑之中,为梦所捕。

『礁』
旧日光辉的殿堂早被藤蔓吞没,遗落在深海的沉迹漂浮于无人之境,海妖在其中欢歌。

年少自赋解琴幽,江波湛湛木叶愁。
清露易干疏响残,旦暮复矣逝川秋。

////
年少落笔时枯索清愁,写识得琴上弦,识得曲中愁。实则都是虚夸。朝露易干清晨易逝,而这一整季的秋其实一如晨露,少年不知自己身处的其实是无忧的时节,搜索枯肠那些自己不历不知的愁,也懒怠许多清晨与每季每旬每日它独特的永不复现的年光,空空地放任光景流去。"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待开始发觉,那些朝露蝉鸣,那曾经的每一个可把握的当时,可见的景可作的游可成的情,皆已过往。而将来,仍然可预见地把握不住,悲哀正在于偶尔发觉却故旧地自欺,故旧地任由年华老去。

临摹  《水彩私享课》by温泽

临摹  《水彩私享课》by温泽

临摹  《水彩私享课》by温泽

“积雪秋霜二剑留予你,翎儿,你往后便是我栖迟阁第十七代掌门,我派掌门当守训诫皆在此二剑识海之中,你自领会去。为师今日与他同归于尽,合该命数如此,也算了却我平生心事,我派门徒不可去寻仇挑事。往昔这些旧事我不曾瞒过分毫,想必你与诸师兄妹心中都明晓,我嘱咐一通也便罢了。只你荀师妹,我竟识人不明几铸大错,本派门徒险为魔教尽掳。你切要防着她,二剑万不可为她所取,切切!”

掩青苹,游清风。陶阳气,荡春心。
——《七发》

『一』
   月西坠了,寒凉的山雾裹着林子里枝叶积久了的潮苦味儿漫到水边,和清江上漂浮的水气儿渐渐混作一处,漫散着,在江中遇见了一只小舟,于是浸潮了蓬草,铺了满船凉意。
  舟中的少年还睡着,近了这后晌,被潮气侵扰,无意识地紧紧被子,他颈子上温润的玉坠从中衣的领口滑出,微微泛了两泛荧光,从里边抽出一缕魂体来,虚虚地笼出一个披着青衫的人影轻坐在矮榻边,约莫也是个少年人的轮廓,却因着青衫衣褶显出的清瘦与掩下神色的眉目,无端染出一虚影的夹着浅淡寂寞的不可琢磨。
  青色的袖子拂过枕边端整摆着的剑,剑里分出一道剑魄飞出自行开了一个小缝复又合上的厚实船帘,卷了一大捆林中微湿的新近落枝放在船...

为问无忧之所,爰得江南之烟。步漫漫,而诸途是云何?畴曩居于太白之北,比邻渭水,日夜为诗余倾倒,所梦江南,算而今数月居得,况复游之,方觉往日之思实无以足。

江南之灵韵所异于北,其山水之意欤?其院廊池塘之间欤?其行人城落之风欤?抑而成其美欤?某意山水之气韵始其然也。

北地山水,山以石为体,其势峭拔,状斧劈焉,状披麻焉,水因石宜,其广者,远波杳杳,暗浪浅浅;其高者,飞落击石,澹荡如霰。

江南则异于是,山因土积,其形柔其体卧,远若眉黛。山则若荷叶覆披,款款迁延;石则若衣带横漪,缀之水畔。其水波广渺而微缓,粼粼静影然;流泉跃于溪石间,泠泠如泛弦。

江南之山,韵于林木,步至倪云林画中,愀然寂寂,而...

梦里我被收养长大在一个医学世家,我学医的师父是当年的传说,看到透亮的千丈潭水崖壁下那对面石头上有个坐着淡淡忧郁地沉思的青色长衣的女子,隔湖望着那女子的侧影,一时亦痴了,提起内力便跳下崖壁点水而去,后来那女子就成了师娘,再后来传说有些不一样,但我只常常见师父静坐在当年看见师娘时他立着的石头上,痴痴望着崖下深湖对面当年师娘坐着的石头,很久很久,日复一日。后来我某日又在湖边听到风中传来的人们闲闲说当年那个少年、那青衫的侧影,我忽然怯了,在浅碧色清极了似乎很浅而其实颇有压抑内力之凶险的深湖由我年少尚浅的功力而生的畏怕、同对师父那一眼痴绝一纵千仞涉水而去那浅碧水色无形的吸引,忽的,还是被前者压倒,我抱膝...

行在往下的结了淡淡一层薄霜的石阶子上,未透晓深重的霜寒气从两旁深巘的林子里漫散在暗色的穹窿下侵透单衣,萦着不知名植物药草的清苦气。

皦如矣乐其可知兮,焕乎噫兮文章其有伊。

陟彼林谷漫行踽兮,荫蔽抑兮怊思许。

莫我知也夫潭渊兮,石迂曲兮泉隐嵎。

终处幽霭兮不见天,心傺郁兮徒壅离。

葛蔓蔓不可挽伤兮,云冥冥兮空以佩衣。

岩转转难察明途兮,幽窈窈兮愀相觅。

兰茝之芳径余步兮,竹猗猗兮栖斐思。

緜蛮黄鸟丘阿止兮,道云远兮畏不能极。

纵彼崔嵬劳如何兮,嗟永怀兮莫敢惮趋。

风萧萧杳然云袂兮,雾雰雰兮松风迷。

皋鸣渊跃尽不闻兮,思漫漫兮安居。

何郁郁怅于故依兮,灵存存兮菉葹岂资。

雷填填怀于澥音兮,衣被被兮灵羽。

音冥冥不可世约兮,惟凭心兮历兹。

      ...

天上云蔽不见月,梅花曲脉萦台榭。

檀宫香泛漫凉阶,夜雨丝丝扣弦玦。

君不见水殿风满金波淡,玉绳安肯淹低转。

君不见千劫心期诺永在,石函名籍他生却。

时序嬗递去何迅,诗夜成旧知己别。

摇落变衰草木去,回风悲矣不成阙。

风不解怜香零渐,步阁轻灯长摇曳。

木梯喑哑掠衣袂,青纱帘涴秋风泪。

桂霭沁泪甜更冷,冷雨浸透离人佩。

环佩轻吟冷愈凌,香也醉人愁也碎。

碎也难解凝也废,蜡也成枯人也悴。

雨滴檐响何寂寥,相知最乐相离悲。

相与相期无由凭,真也如幻梦也痴。

敬君感君何由极,此知此遇时也倾。...


若夫庭深荇影,闲人疑潦水而迴萦;雪没无踪,鸿爪浥江离而余迹。寂索瘦形,枝错依可;黯墨惊回,流光难着。深愧斵冰之力尚余,困爇之态久炽。乃寻清减之辞,存述曩昔。寄遐逝於敏行,祝不弃之芳龄。

于时密荫未诀,皎月长清;蓁叶羽光,书迹偎温。欢然柏油未凝,杨叶卷如。有稚子之纯心,伤泥绊而携逐。麦田之忧始觉,拙笔立迹方叙。长青丛边,作初念小喁;趋夕荫路,落伤极湘斑。琐瑕关情,伤销唯相知许得;久而弥醇,心萦惟相似依然。

尔乃金叶光藏,长荫悲减;乐远别未有,叹近依无缘。偶因提笔,得描长挂之念牵;约期终少,亦可慰诸般感怀。

况复蛩嘶渐弱,高下枝冷,光摇其叶如铃;高墙漠网,虬干缠掩,槐香云月冥冥。极广陌之飘洒...

床上方窝一晌,起视镜,发蓬蓬然若鬼状,微颔而自叹之,忽闻一冷哼,“鬼岂若此之黑耶”,吾乃大惊,环而顾盼,户牖静然,镂架寂寂,并无一人。

心中微动,乃暗合唇齿,侧目觑镜,见茫茫然如云雾,果又清转一声自其中出“我意汝为坦荡人,岂知亦戚戚若宵小之辈”,吾大惊怍,正襟危坐,见云愈密,似远状,急问之“汝何由知也?”,心下思转,此“黑”,料是观我精气不济、目色惨惨,甚乏神意。

思顿,见镜中云气似有留转之意,甚异,心下思“竟可读我心绪哉”,复恭问之“君可有妙法示我?”。镜中轻笑,“果有妙法,尔能悟之?”,我答“镜中久年,安忍寂寂?”,镜中云“纵无有尔,亦多他人”,我思而叹“何有妙法,不过一心。岂若一历,...

盛筵铺展华堂,美酒沉沉泛流光,久候不见红妆。席间彷如丝丝细蛇的各怀嘶嘲轻谑的闪着毒信的笑“不过是个嫁过人的妾,也这么有气派?呵呵”“啧,凭她,也值当这么等?”“那月前故去的史台令老头,说是只做女儿养”“命苦起来有甚么法,那大家里先是逼得认不成义女,这么个样,现下又逼的如此”“听说这泠阁少主倒是真真一个冷人儿,谁知道呢,倒不见他面上有什么羞惭”“哈,都是……”……身一袭错红锦色长裙,长发素样挽就,只别两鎏金嵌珠长夹以固发,女孩儿微存淡妆尚还淌泪的倔强神色,一路走上沉默到觉不出其余的他的眼前,执拗地仰脸对他说:“这支蝴蝶簪,你替我别上,我一辈子都不再摘,史台令大人还没来的及等这支簪制成,看我成家,...

临摹倪瓒

给发小的生日礼物
临摹去苏州博物馆时候拍的一个古扇的照片

© 沉衣 | Powered by LOFTER